應召站

查看: 83|回復: 0

校長應召站—人世間最美好的地方

[複製鏈接]

1

主題

1

帖子

9

積分

積分
9
跳轉到指定樓層
楼主
發表於 2015-03-02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其實,男人出軌那是本能需要。這是,我最切身的體會與感受。哥們無不度妒忌羨慕恨:“三石,妳該知足了。”那是,娶得張若蘭為妻是我最大的幸運。三個月前,我成為不折不扣的人生贏家。我那春風得意啊,何止一日看盡長安花——人世間最美好的風景,校長應召站儼然盡收眼底。
 
與張若蘭歐洲蜜月,那是風含情水含笑的幸福日子。還真打算,就呆在外國不再回來應召站女郎。可嶽父母惦記著寶貝女兒:“住五星級酒店,還不如在自家舒服。”張若蘭這個白富美,嬌氣得無以復加。幸好,她不像壹般意義的賢惠妻子。否則校長應召站悶也把我悶死。婚前婚後都像情人,時不時誘惑我。還以為,壹輩子對著張若蘭也不會厭倦。到底我心理變態,還是生理依賴?兩個月後,我有點後悔結婚過早。如今,說什麽做什麽都失去自由。張若蘭縱然七十二變,變來變去還是她。她的每寸肌膚,她的每個反應我都了如指掌。再也沒有新鮮感,所謂的激情在慣性中趨於可恥的平淡。
 
“哎呀,不玩了。”這回,輪到張若蘭狠狠推開我。“妳在敷衍我!”她壹針見血,我有點無地自容。校長應召站已經使出渾身解數,也不能滿足她的性要求。莫非,這就是“相見好同住難”的別樣體現?婚前,張若蘭的公主病沒怎麽發作。婚後,稍不滿意就來冷暴力。高興了,才使勁撩撥我。到底,誰在玩誰?我很疑惑這個問題。我與哥們偶爾到酒吧聊天,這個張若蘭沒有反對。只要午夜十二點前到家,她就不會追著我問長問短。時間是個很可愛的東西,如同女人的乳溝擠擠總是有的。這壹個月來,我與謝麗娜打得火紅火熱。哥們義氣,有這些損友在打掩護我大可放心的出軌。
 
前陣子,有部日本連續劇叫《晝顏》。當中有這句臺詞,那叫臺詞吧?要不是有了野男人,誰會甘心替丈夫洗內褲。在我這裏,校長應召站可以改為:要不是有了小三,誰會甘心對著老婆壹輩子?如今,張若蘭沒了任何怨言。甚至洋洋得意:“就是不該對男人太好。”她認為我犯賤,享受性虐待。就這麽著,玩幾年出軌唄。等身體不行啦,也就沒了雄心壯誌。張若蘭,還是我的老婆。我,還是張若蘭的老公。如此,甚好……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立即注册

x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本版積分規則

友情鏈接:援交妹|按摩|舒壓按摩|應召站

sitemap| 應召站  

應召站部落格這個名詞都快被人們忘記了吧,最初的含義誰能記起?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